Dr. KIRSTINE NOLFI :生食癌症疗法

  意识到生食的重要性之前,我的态度与其他医生是一样的----只想着治疗疾病的各种症状而不是预防疾病。找到预防疾病的方式而不是等生病后再行治疗应当是医疗界将来的责任。

  我,作为一个医生,实行严格的生蔬菜饮食,完全是因为我自己得了病,而且是很严重的病。我患了乳腺癌。这个病是我12年从医中形成的错误的营养观念和不良的习惯造成的,那时我如同其他医院工作人员,常有一些轻微的消化不良和肠胃不适。从那个时候开始,丹麦的医院饮食就没有发生过大的变化。有一次,我差点死于胃溃疡。因为这个原因我放弃了吃肉和鱼,成了一个素食者。后来,我又开始吃大量的生蔬菜食品。就这样,我的消化变得好多了,虽然不能说全好了,但明显感觉好多了。在1940至1941年的冬季,我开始感觉到困倦,但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得了什么病。起初,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但一进春天,我发现我的右乳房有一个小小的结节。

  尽管人很疲倦,我却没有太在意,一直到5周以后,我发现这个结节已经有一个鸡蛋那么大了。它已经长到了皮肤里面,只有癌症才会是这样的。作为一个医生,我已经看得太多了,不会将自己交给常规的癌症疗法。我和我的好朋友M. Hindhede 医生商量,他建议我做一个生物检验。这要切开血管,从而引起癌症扩散,所以我放弃了。 那时,我觉得非常自然的事是我必须吃百分之百的蔬菜生食。

  我去寻找大自然,到一个叫Kattegat的小岛上生活了一段时间。每天晒4至5个小时的太阳,睡在帐篷中,一天洗几次澡,每天的饮食是百分之百的生蔬菜。后来我将这种生活方式引入了“Humlegarden”疗养院。

  但是我还是感到疲倦,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两个月。在这一段时间中,乳房上的结节没有变小,但也没有变大。它维持不变。

  后来,好转出现了。这个结节开始变小,我的力量回来了。很显然,我康复了并且是多年来第一次感到好多了。在这样的方式下,我体验了一年的健康状态。然后,在Hindhede医生的建议下,我试着将自己的素食饮食改为百分之五十的生食和百分之五十的熟食。

  结果很糟糕。在三至四个月的时间,我感到乳房上有一种剌痛,发生在癌肿早先留在皮肤上的组织中。这种疼痛再后而的几周不断加剧,我开始意识到癌症已经回来了。

  我再一次开始纯粹的生食,疼痛开始减轻,疲倦也随之开始消退。但是,作为一个医生,我意识到,我必须用我取得的经验来帮助患病的同胞。于是我安置好我的住处,使得第二年的夏天可以有四至五个人可以和我住在一起。我们吃百分之百的生蔬菜,一切都变得很好,只有极少的病人觉得不满意。我明白,一旦得到证实,这个事业可以在不同的,大得多的条件下得到推广。在我的倡议下,一个联合股份公司建立起来了,买了一块房产,叫做“Humlegarden”,拿来做这个用途,建成了一个疗养院。我是这个疗养院的主治医生。在这里,无论是病人,还是工作人员,我们都坚持只吃生蔬菜。现在已经进入第六个年头了。

  为什么百分之百的生蔬菜饮食对现代人来说有这样多的好处?首先和最重要的,是因为生食是大自然赐预予我们的活的食品。我们都知道,地球上的生命完全依赖太阳。如果我们没有太阳,地球上就会没有任何生命,就会是黑暗的,冰冷的。活力来自于太阳的能量。

  根据Hesselink博士,只有舒展的薄绿叶才能获取太阳光并将其存放在根和茎、水果和种子中去。我们人类,还有动物,由于有厚重的身体,是没法有效地利用太阳光的。 所以,人和动物都是通过植物来获得太阳的能量。 所以新鲜的,生的蔬菜饮食是阳光营养。

  苏黎世的Bircher-Benner博士早就发现了这一点。荷兰的Hesselink博士相信原子是太阳能的携带者。

  新鲜的,生的蔬菜饮食有极高的营养价值,不可能再增加或改善了;任何加工,加热、烘干、存放、发酵或保养总会减少和消除它的价值。 煮沸过的蔬菜没有什么味道,于是人们做些事使之味道好些。我们把不同的东西混在一起;我们加盐、糖、调味品和奶油。我们将小麦的胚和皮除去得到面粉用来烤面包。我们抛光大米,我们精制白糖;我们去掉萍果和梨的皮,种子和核;我们削去土豆的皮和刨去胡萝卜的皮。肉、鱼、蛋和奶酪给了我超量的动物蛋白。我们用咖啡和可可豆,还有茶来作饮料,这些都含有剌激性毒素。

  我们用葡萄来造酒和白兰地—使人陶醉的毒素—它剌激大脑的灰色皮质,最终会使其瘫痪。我们用苯甲酸,水杨酸,硝酸盐,硼酸,磷酸等化学品来保存食品,使其可以长期保存且耐看。除此之外,我们吃止痛药、安眠药、镇静药、泻药等。它们都有强烈的毒性,至少,这些物质对我们器官来说是陌生的。在大量错用的药品中,头疼片、安眠药和泻药最为显著。 在丹麦这样的小国,每年都要消耗150吨头痛药,15吨泻药和9吨安眠药。

  尼古丁也是一种碰坏性的剌激品,比酒更强的毒品;它会使心脏硬化和心肌营养不良。心脏会变成一个松驰的袋子而不是坚韧的肌肉。很多忙碌的人,在50岁左右死于慢性尼古丁毒害所引起的心脏病。在我的疗养院里,我也见过这样的病人,由于纯粹的蔬菜饮食而逐渐戒除对香烟的爱好。

  土地也被过度开发,用了太多的肥料,用了太多的化肥。我们也许面临这样的风险,土地如同人一样,也生病了,太酸、过度营养,已致于长了很多病态的不适宜人的植物。

  我称生食为活的食品,是与煮熟的食品相比较而言,熟食我称为死的食品。一定要注意,食物不应包含对机体不好的化学物,废泄物不能停得太长且不能腐烂在大肠里。所以,最好的食品应当是完全自然的食品,没有经过人为加工的。在这里补充一下,活的食品一定要容易消化得多;它在消化中的作用如果在分娩中的小孩一样相当配合。 生蔬菜在胃肠中消化一个小时;煮沸的蔬菜需要三个小时来消化而且会产生更多的废泄物,还会产生更臭大便,不纯的血液,而且还会毒害而且渐渐损害器官。反过来,生食,活的食品,阳光的营养,会分解和清除毒素。生食容易消化,它从每一个方面都节省和强化器官, 它的生命, 基础, 维生素是自然的,具有活力的相互关系和组合。 每一个能思想的人一定可以理解,我们当前的营养是有很强破坏性的,这正是各种生理的、心理的退行性病变的最常见和最严重的原因。如果我们想将来活得好一些的话,我们必须寻找更完整的营养和更完整的生活习惯。只要关系到生命和健康,我们不能退步。我们必须走唯一正确的路径-----百分之百的生蔬菜饮食。

  我们可以考虑一下,饮食是怎样影响我们的多种疾病的。对每一个个体来说,一方面,病人的身体状况和他的年龄;另一方面,病人的身体是怎样由于不良饮食和不良习惯逐渐被毒害、被弱化和被损害。 但是,可以这样说,不管怎么样,机体是更加适合消化完全的生食,生食基本对我们出生以来得到的各种疾病和继承来的病都有治疗效果。

  甚到未出生的小孩都会受到各种各样的伤害。受损的胚胎会带来生理和心理的疾病。因为胎儿是通过母亲的血液的营养,胎儿会受到母亲不良营养的损害。这可以导致胎儿生下来就是病的。生下来后,情况就会恶化,主要是因为母亲的奶在质量上和数量上都不是那样的好。文明世界的小孩生来都有或轻或重的弱点和不足,谁也不知道将来的结局如何?所以,如果我们早一些吃全生食,就会早一些得到好一些的效果。小孩得到自然的支持,老年人却多少有些与自然相违。 但一个母亲采用了全生食,她的奶分泌马上增加,小孩从各个方面都得到成长,活力也增加了。母亲也可以尽时给小孩切成碎片的水果和蔬菜。但要注意,不要在同一时刻给小孩水果和蔬菜,一定要分开。尽量给小孩母乳,能喝多少喝多少,然后是水果和蔬菜。

  我经常见到一个纯生食的兄弟姐妹很多的大家庭中,小孩在短短的几个月中,都变得很健康,很幸福和讨人喜爱。生蔬菜饮食对受到自然保护的,没有受到损害的童年效果最好。在成年人中,这种效果不是很明显,但生食在成年人中产生好效果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甚至在心里也带来平等,和谐,爱心和同情。

  但是,对于那些年老病多,或病重的人,让他们生食是否太晚?他们该怎么办?

  他们必须有耐心,有活力,对新事物要有兴趣,而且他们必须尽量休息,至少在开始这几天应当这样。刚开始的几天也许会很难熬,但他们会逐渐适应不同的食品和生活习惯。不久一切都会变好;排便会更规律---一天两到三次---对大多数来说,这是一种激励。在Humlegarden 大蒜对这种改进很有帮助。对于一次水果餐,一瓣大蒜就有效果,但是,最好每次水果餐都吃一个中等大小的大蒜(5到10瓣)。很多研究者发表了不少论文,证实了前人猜测到的大蒜杀菌效果。根据1944年美国化学协会刊物《Journal of the America Chemical Society》,大蒜中有一种物质被称为大蒜素,对细菌有很强的抑制效果。使用大蒜的障碍是它有很强的气味;所以丹麦的人通常回到Hemlegarden疗养院来实施大蒜疗法。置身在吃大蒜的人中,就不会感觉到大蒜的气味了。

  生蔬菜食品,特别是生土豆,对各种类风湿和类风湿关节炎有极好的效果,特别是当这种疾病没有发展到很严重的地步。对于上面提到的相关疾病,同类原因的疾病,换句话说,尿酸引起的疾病,也有很好的效果;它还适应于银屑病、偏头疼、胆、肾和膀胱结石。基本上所有的皮肤疾病都能治疗,在很多情况下还会很快。掉发、肥胖、以及头皮屑也会有效。基本所有的感染性疾病都能治好和得到改善。

  我们吃的大蒜对于大肠中食物的腐化有极好的效果,一瓣大蒜在口腔中的任一边,置于牙和脸颊之间,可以加快上呼吸道疾病的治疗和康复过程,如果及时应用的话,对常规感冒效果很好。鼻、喉、淋巴的不适,支气管炎和肺结核,额窦或上额窦发炎,扁桃体炎和齿龈炎,中耳炎,以及各种疾病,在多数情况下都可以治愈。胃部不适、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大肠不适,还有痔疮等,都是有效的。

  孕妇吃生食感觉也会很好----分娩由于有苗条、健康和强壮的胎儿的配合会很容易,很快而且没有疼痛。如果孕妇坚持在哺乳期吃生食,会让她始终有产生充足而高质量的奶水。

  一个人如果完全吃生食,作为一种规律,他会更容易戒掉烟和酒。生蔬菜会使酒的味道变差,大蒜会让烟味难受。 一个全生食的人不会再需要任何提神的食品。

  当癌症发生时,机体,作为一种规律,是被完全摧毁了。 癌症是到了绝望的阶段。这里,百分之百的生食可被证明是有帮助的,减轻了疼痛,可将生命延长,因为生食对病人来说是适应的。 在最好的情况下,如果在癌症的初期得到及时处理,它可以被控制很多年。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当然,在我的情况下,癌症不是在肺、肝和胃等重要的器官。 一旦癌症被确诊,绝对应该引进生食并百分之百地遵守。

  我再给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案例,1946年以前,我坚持百分之百的生食,一直很好------乳腺癌一直很安静,我的整体健康也很好。

  但在1946年春我从瑞典得到一些干果(松子、枣子、梅子和无花果)。我认为吃这些干果没有问题,但结果不是这样的。这些干果是通过化学毒物处理以便保存和改进看相的。吃这些东西三到四个月后,我突然感到乳房有强烈的疼痛;仔细观察后,我发现在我右乳上有一个小结节,在早先一样的位置上。我再吃转为吃新鲜食品,这个结节再次消失了。

  我最后一次做的,也是最危险的事就是作了一次切片分析,这是M. Hindhede劝过我而且是我拒绝过的。因为很多医生坚持认为我从来没有得过癌症,所以我不得不做一次。那是1948年一月,在哥本哈根放射中心。切片分析结果是阳性的;在我右乳伤疤样的皮肤的确找到了癌细胞,但它是良性的,称为硬癌。我早先的恶性的,生长快速的癌肿就这样,在生食的影响下,已经转化成了良性肿瘤,完全保持安静了。但是这次对癌细胞的干扰让我非常不安。第一次在我的下腋出现了转移(两个结节);并且花了六个月的全生食才让它们安静下来。后来一切都好了。从那时开始,我的身体就一直很好---整个夏天我随着日出起床,白天我就在我的菜园里努力工作。这比坐在室内当医生强多了。我不仅在Hemlegarden有病人,而且在郊外看病及其他活动;这是我完全胜任的工作。

  1949年一月,我不在给人看病,而是照料起我的菜园来了。这是我最喜爱的工作。为止,我在Humlegarden疗养院附近购买了半公倾地,并且学会了如何有机地种植水果和蔬菜,也就是根据生命的法则来进行。我只用堆肥、海藻、杂草和草堆;不用化肥,不用畜粪。

  最后,再讲几句话,说说关于生蔬菜饮食每天如何操作。 我很高兴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书《活的食品》,这本书已经被荷兰出版社出版,它具体描绘了如何转向纯生蔬菜饮食的过程。(没有英文的版本)

  如果医疗界将这个领域的知识提到一个新高度,结果一定会很好。丹麦和外国的医生或长或短地访问过Humlegarden而且也将经验用到了他们的实践中。Humlegarden疗养院每年大概有1000个病人。在这里,无论是病人,还是医护人员,都是吃全生食,食品从来不加热,而且根据我们的经验,饮食习惯的改变是不太难的。生蔬菜饮食根据季节变化,每天三顿饭。我们每天早晚吃水果,中午吃蔬菜。水果和蔬菜不要混在一起吃。如果牙齿好的话,蔬菜是不用切的,要不然的话,蔬菜必须在饭前再切成小块。一旦蔬菜被切成小块,它就不容易保存,因为维生素会丢失。 生食必须仔细咀嚼,最好嚼得很细,让它可以自行咽下去,甚至被绞碎的食品也要和唾沫充分地混合。我们每餐都喝生牛奶,每天半升到一升。发芽玉米,干玉米可在水果餐前碾磨,然后与水果一起吃。蒜是药品,可以和水果和牛奶一起喝,可将蒜切成碎片。各种坚果是很好的补充食品。蔬菜餐包括绿叶蔬菜、根和茎, 可以加一些蜂密。土豆带皮吃,因为有氟的存在,可保护珐琅质。类似地,所有水果都要带皮吃。如果有卡他性胃肠炎、胃溃疡等病,在生食的初始阶段应当小心。

  如果全生食及其相应的良好生活习惯得到发展,很多事情都可以大大改善。疾病会少很多。最危险的病之一的肥胖症会变得很罕见。

  家庭妇女的工作至少会减少一半----多出来的休闲时光对家庭、丈夫和小孩都是不少的价值和喜悦。苗条的身材、直立的姿势、敏捷的动作、光滑的皮肤、白白亮亮的牙齿和健壮的头发会充满整个画面。身体一旦健康,心灵一定会随之而健康。我们的负面思维将会转化为正面思维,引起世界所期待的文化进步。 只有这样,生活才值得生话。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5387fb0102dxc9.html

全部回复

全部回复